食品系统混乱下的另一种选择:Priva CEO Meiny Prins 专访

我们的食品制造和分配存在着本质的缺陷,这危及地球和它的居民。但正如 Priva CEO Meiny Prins 所言,其实它可以不是这样的。通过将食品生产与大都市和城镇地区重新连接起来,并应用多种新的创新技术,明智而务实地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可以为后代创造一个更光明的未来。

非常荣幸见到您,Prins 女士。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我们可以从您作为 CEO 的动力是什么开始吗?

每天早上唤醒我的,是我相信我们仍然可以对这个世界做出积极的改变。我相信,这可以通过远见卓识、合作以及社会各个层面,比如个人、社区、城市、行业和政府设定正确的优先级来实现改变。最后,我觉得乐观的态度有着很大的作用。是与我的同事、客户和商业伙伴一起实现变革的满足感和快乐,通过播下新的种子产生的转变。

当然,这同时伴随着挑战与挫败感。同样激励我的,是看到巨大的挫败感对我们所有人产生的影响,而且我知道还有各种被全球大部分企业和政府忽视的优选方案。我指的是食品行业。各国政府仍旧对这一失败的产业、系统、过程、供应链 —— 随你怎么定义 —— 每年补贴上万亿美元。并且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数十年。我们还要看着它这样下去多久?例如,我们生产足够100亿人的食物但是却无法健康地养活70亿人。还要怎么证明我们陈旧的系统是低效的?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是它的答案凸显了我们今天所面临的两个复杂的问题。即全球变暖的同时,数十亿人口食品的灾难性分配和供应;以及营养不良、饥饿甚至饿死,更直白地讲。我们没有确切的答案或者一个万全之策去解决其中任何一个问题,但是我们可以为了消除这两大问题而向前迈进,通过我们现有的技术改变全球变暖,以及,通过改变我们的食品供应链和政府补贴的误导来控制全球饥饿。问题是这个完全混乱的农业和食品分配体系,它确实对数十亿人口有着致命的影响。致死,是因饥饿而死,也可能是由于不良饮食,以及生活在危险甚至有毒的环境下,导致患上使人衰弱的疾病而早逝。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 Priva 创造了气候控制和数据控制解决方案,用于建筑节能以及温室和室内种植等园艺环境的气候控制,包括最佳利用能源和水以及所需的一切。

好的,我可以看出 Priva 的主要目标之一是成为绿色能源转型的一部分,并在建立全球食品安全方面发挥作用。在联邦层面的哪些食品政策变化会对食品安全和饥饿产生最重大的影响?

首先,我们看一下这个问题的范围。世界正在向城市化转变,城市每天增加40万人口。到2050年,城市化人口数量将占世界人口的70%,绿化带和农业区越来越远离人们和他们的市场。这导致供应链延伸至数千英里,甚至半个地球。这本身就将加剧温室气体排放,而且并不可行。单是在美国,40%的食物被浪费,相当于每年1300亿顿饭和超过4080亿美元的食物被扔掉。全球范围内,三分之一的食物被浪费,这太疯狂了!

此外,食物现在需要在更长的距离内保持“新鲜”,这导致它失去营养价值。这是最基本的,食物主要是提供营养而不单是卡路里,外观和展示作用。我们怎么能在全球有充裕食物的情况下,丢弃食物,让人们挨饿,而不是重新思考我们制造和分配食物的方法呢?

此外,移居城市的主要是年轻人口,他们认为城市地区的机会增加了。如此一来,这些城市将逐渐变成被老龄化的农民和远距离工业化农场所供养。这并不可持续,而且对许多城市的稳定构成威胁。


除此之外,还有对于农业环境的巨大负面影响:水资源浪费、空气污染、气候变化、滥伐森林、基因工程、灌溉问题、污染物、土壤退化以及浪费。

所有这些都是一个低效系统的副产品,它不能持续和健康地养活地球上的公民,但是却获得将近五万亿美元的补贴。联合国 (UN) 一份令人震惊的报告显示,全球每年向农民提供的5400亿美元补贴中,近90%是“有害的”。例如,得到补贴的巴西大豆被出口到欧洲喂奶牛,而欧洲农民则得到补贴让他们的土地休耕。这其中意义何在?再加上提供给化石燃料行业的5.3万亿美元补贴等等——这个清单是无穷无尽的。

大多数类型的刺激措施,比如创新补贴,都集中在行业内部。你有水罐,就有水罐补贴。或者你有能源,就有能源补贴。如果你想到一个从水中创造出能源的办法,没人管你。我们需要一个与政府沟通的新方式。解决全球变暖的任何主要方案都将是全面的、跨部门和协作的,并涉及来自许多不同领域的众多学科、思想和创新。我们需要能够在国家和欧盟层面上无国界地解决这些问题。孤岛是行不通的。

这就是问题涉及的范围,但你问在联邦、国家或国际层面上可以改变什么?这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需要动用数万亿美元的既得利益,而且很可能注定会失败。想想你需要付出多大的努力来对抗这么多的金钱和权力,对抗这些渗透到银行业、工业界和政界的势力?

你可以看到,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这样的项目,把新鲜健康的食品农业带到我们的城市中心,大幅减少浪费,并提供就业、革新和希望。

我知道建立一个替代系统是对资源更有效的利用,这就是我们正在做的。今天由银行、企业、游说者和政府组成的联盟无论如何都会消失。投入精力、努力和时间去说服那些不会改变的人,让他们相信有更好的方法,但这方法可能对他们来说利润更少,这样的做法是毫无意义的。我们不需要这么做,因为它们最终会枯萎,消失在对全球造成破坏的重压之下。

我正在把我的精力和创造力投入到可以立即产生影响的事情上,可持续城市三角洲是我对浪费的系统的回应。我们不会与垄断集团打一场注定失败的战斗,而是用一个可持续的、满足更多利益相关者需求的体系取代当前的体系。

你可以看到,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这样的项目,把新鲜健康的食品农业带到我们的城市中心,大幅减少浪费,并提供就业、革新和希望。一些城市规划者看到了确保食物供应的光明和需求,并开始将城市园艺设计到他们的规划过程中,这是一个迅速扩大的城市地标。

它是通过行动表现出来的。那些对改变持开放态度的人可以看到城市农业的好处,并加入这一不断增长的趋势,这是喜闻乐见的。

您从2007年开始提出关于可持续城市三角洲的想法。2014年,您发起了“可持续城市三角洲”项目,自2020年以来,它一直是一个基金会。气候变化是您决定推进这个项目的一个因素吗? 您认为未来每户的后院都会有一个室内农场吗?

是的,气候变化是 Priva 转向节能楼宇自动化和创建可持续城市三角洲的一个主要因素,但不是唯一的因素。

可持续城市三角洲的愿景来自于我在大多数城市上空看到的,无尽的混凝土灰色景观与在荷兰西海岸大城市的绿色马赛克之间的对比。我发现我的祖国是一个有活力的、会呼吸的、正常运转的、在城市中成功生产食物的例子。

在荷兰,人口密度在每平方公里500人以上,是欧盟平均水平的近5倍。在荷兰西部,这个数字是它的两倍,但仍然是城市发展与农业的健康结合。食物是在城市内生产,或是在距离荷兰东部几公里的地方生产,而且还会出口到我们的邻国。当然,我们不种植橙子和菠萝 —— 当地能种植的东西有限 —— 但是,尽管大部分人口都是城市人口,我们的食品出口超过1000亿欧元(进口约200亿欧元)。因此,荷兰是现代、单一、自给自足城市的完美典范。

当前全球食品供应链中的浪费也是一个主要的推动因素,再加上市中心社区经常无法获得新鲜水果和蔬菜,被称为食物沙漠,主要影响低收入群体。这对健康、教育和预期寿命产生重大影响。这是又一关于食品物流产业确实在对人们造成致命打击的例子。

荷兰的模式是“城市农业”的未来,它不仅仅是后院农业,尽管这本身就是一件很棒的事情。这一模式可以被任何将市中心农业纳入其设计标准的城市所复制。提供城市内部的就业机会、提供更新鲜的食物、减少温室气体、优化用水、消除农药,为年轻人和老年人提供教育和娱乐设施,为城市食物供应提供可持续性和安全性,这些益处是巨大的。而且,是的,它可以是室内农场、屋顶农场、户外、桌面、温室或作为菜园的后院。它甚至可以是一个可持续的养鸡场,养鱼场,藻类,或任何与食品有关的业务。这取决于企业家和他们的雄心以及市场。

与传统农业不同的是,您通过技术和创新撬动了很多。您在多大程度上使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来帮助种植过程?

毫无疑问,未来的技术与数字创新有关。我们需要利用数字技术提高农业效率,成功应对全球变暖问题。Priva 处于最前沿,是创新的最佳位置。最激烈的数字创新发生在交汇处,行业、公司、部门、区域和知识领域甚至国家的交叉点、边界。正是思想的碰撞激发了重大的发展,这将帮助我们使这个星球恢复平衡。那正是我们的业务所在。

在 Priva,我们从温室加热到自动化的城市农业环境(园艺),再到楼宇自动化和节能 ——  一路数字化,利用一个领域的想法在另一个领域开始创新。当不同的学科相遇、合作并发现新事物时,这就是创新的最佳状态。

例如,在温室农业中,数字化是资源优化利用的基础 —— 优化水的利用 (我们可以用大田种植用水量的10%来种植番茄),优化的营养供应,优化的温度和光线。一切都可以优化。我们的预测技术甚至让植物自己直接与我们的软件“沟通”,引导软件,而不是反过来。每一种植物都有生物节律,早上早早“醒来”,开始蒸发,开始长叶子或果实。这些软件过去被设计用来控制环境。现在你的植物自己设计所有这些东西,表现出他们在特定的生长时间达到最佳健康的状态都需要什么,一切都可以通过智能手机远程监控和控制。

点击此处阅读剩余原文。

 

 


发布日期:



如果您想免费订阅我们的每日新闻,请点击这里| 点击这里


此领域的其它新闻:


点击订阅我们的每日EMAIL新闻信

取消 订阅